麻將技巧攻略 - 如何欺騙上家贏錢呢?

麻將技巧攻略 - 如何欺騙上家贏錢呢? 麻將APP技巧攻略(學會就像開麻將外掛)

釘下家是防守措施,但也應寓攻於守。而騙上家卻正好相反。

所謂“騙上家”,就是設法叫上家打你想吃或碰的牌。因為,每一個麻將入局者都有釘下家的想法,在這種情況下,為求迅速進張,就要採取對抗措施,也就是採用騙上家的技巧。
騙上家是進攻措施,但上好的騙上家的辦法是寓守於攻。

騙上家有一個先決條件,即有需要迅速進張的搭子。倘若沒有這個條件,就不必有騙上家的念頭。

為使讀者容易明白起見,下面用例子加以解釋。並在例後講述騙上家的訣竅。
《例一》:
在牌豎起的時候,自己的牌已有五搭,甚至於內中有對有搭,只要有進張,便可胡牌,不必再兜搭了。這種情形當然是合乎取攻勢的,你就應該先打與搭子相近的牌,例如:

有中風一對,打發、白或坐風。這個辦法有人認為不對,理由是:你打了“發”,人家也跟著打“發”,反將“中”留下來而不打。這個理由是相當合理的;但是,倘若你有中風一對,同時有發、白而不打,則人家也許亦有中、發、白三張孤張,你不打,他便決計不打;等你打了兩張,他便以為無所謂了,跟著把留的一張打出——這是一種看法;或者人家有白板一對及一張中風,你打白板,他一碰後,便打中風——這也是一種很容易出現的可能性,如此說來,雙方俱有理由。
我們認為:有中風對而是否打發、白的問題,要視情況而定。倘若你已經連過一莊,當有中風對時,便應先打發、白,以引誘別人打中風,否則人家小心翼翼,便不大肯打。或者是剛胡出過混一色的三番之後(不論是任何人胡出的),倘若你有中風對,便應該打發或白,以為鼓勵。一般人的心理,有中風一對,便不肯打發、白,以為我既有中風,發、白也恐怕會來的;也就是有了一番便想兩番。一般人既有這種心理,你就應該有“騙”人家上當的辦法。
倘若同入局者的牌氣多為不肯打中、發、白,而你自己有對時,便應設法騙他們打出來;需知道,一般的打麻將者都有“急則放”的毛病,在搭子舒齊的時候,已可聽張的時候,便忍不住會將中、發、白打出來(因為他的發、白隨著你打出了,牌便容易上張)。
這類例子,在做莊的時候,曾連莊一次,有東風一對時,必應先打中、發、白,是經常可見的。
索子的搭子多時應先打索子的孤張,這樣會使人家有一個印象——“你不要索子”。所以,上家在熟張打完之後,便先打索子,從而落入你的圈套。筒、萬亦相仿。
需記牢這是在牌豎起的時候騙人家的方法和訣竅,隨後你就應該採用下列的例子中提供的辦法。

《例二》:
在牌的輪廓已形成時,你應該稍為蝕搭而打。
所謂牌的輪廓已形成,是指一副牌的最後胡牌的方法已經決定了。例如一副平胡,再一吃進便可聽張的時候。或者是一副一色,搭子已齊的時候。

所謂蝕搭,是指一種牌的組合是由三張以上的牌所組成的,打去一張,使進張的範圍縮少。例如有五、六、六萬,打六萬當然少去兩張六萬的進張,然而為騙上家起見,完成平胡的計畫,不妨先打六萬,而留一張毫無用處的孤張;因為這樣可使上家打出六萬旁邊的牌,也許是一張四萬或七萬,因為你打六萬時顯然尚未聽張,他便不必多留四、七萬了。
這種辦法時常見效,尤其是牌的輪廓早已完成的時候。在做一色時,也很有效驗。需記牢:為求多一二張進張,時常會把時機錯過,造成聽張太遲,或來不及胡出了。

《例三》:
故意做出某種姿態,以造成上家的錯覺。比如你明明只要萬子,但上家打一張三筒。你卻故意把手中的牌排一排,做出想吃進三筒的模樣。
這種做法是合法的,倘若不是虛虛實實,便決難引誘上家上當。我們以為,打牌時的神情做作不宜過分,最適宜的方法是動作鎮靜,上家打一張你要吃的牌時,不妨慢一些將牌吃進,以防人家碰去;因為你若一動又被人碰去,你需要的牌便被人家扣住了。

《例四》:
凡是邊張搭子已成為上好的搭子時,切忌打么、九。
邊張搭子在牌豎起的時候是最劣的搭子,但在打牌的過程中,有時卻會變為最上乘的搭子。比如你有邊七萬的搭子,後來有人把六萬一碰,那邊七萬便成了好搭,極容易進張,在這種情形下,倘若抓進一張六萬(習慣上,一般的人多打九萬),你應該打六萬,而且要毫不遲疑地打。理由是六萬為現熟張,更重要的是使上家認為,你必不要七萬。
有人也許要反對,因為留六萬可使該搭變為嵌七萬搭子,如有五萬進張,則成四、七萬搭子了。這種看法是迷信自摸,因為你先打九萬,再換出八萬時,人家不但不打七萬,連四萬亦視為禁牌了。
上面已經舉過不少的例子,騙上家,事實上,也是騙其他三家,在聽張的時候更為明顯。這一點是隨時要想到的。
然而最要緊的一點是:騙上家時要寓守於攻。換一句話說,不能只顧自己的進張,而忽略了其他三家的牌。倘若只求騙上家,而讓人家比你先聽張,這便是愚蠢的行為。

所以,騙上家的實施是有限制的。讀者不要因讀了這一節,就不論在任何情形下,都以騙上家為策略,這樣便未有不敗的;因為,你自己時常蝕搭,而人家迅速上張,豈非自討苦吃。

要明白:騙上家是一種含有冒險性的行為,在實施之前一定要考慮到全副牌(指四家)的形勢,是否是自己的牌居於攻勢,尤其應該注意的是下家的牌是否散漫。

這裏還有一個問題值得討論——那就是在聽張的時候,抓進一張牌與所聽之張有關,是否應該換一張打。
對這個問題先初步解釋一下:
凡所抓進的牌並不能使聽張的牌數增加或改善,可不必換,以愈打得快愈好。
凡所改換的張子與打出的牌不相關連,比如本來聽二、五萬,換一張後改聽一、四筒,則可視情形而更換。
這些是簡單的,困難的情形則如下列兩例:
(一)本來聽二、五筒,抓進一張七筒(或任何其他進張),可聽二、五、八筒,是否應換一張四筒打出去?
(二)一副清一色,已兩搭吃出,情況相當暴露,聽嵌八筒,抓進一張六筒,應否改打九筒?
或類似這一類的情形,如本來聽五筒對碰,抓進一張六筒,應否改換等(這當然指情勢嚴重者而言,別人不甚注意的牌,當然改換)。

我們以為應付這種情形最妥當的辦法是“未雨綢繆”。就是做到心中有數,將可能改動的那張牌預先放在手邊,一抓進心中所料到的進張時,很自然地把手邊的牌打出,使人家不起疑心。這樣一來,可使進張完全不吃虧,而人家未必即對此牌的左右牌起疑,而下“戒嚴令”。
倘若牌面的情形已經相當吃緊,那就以即打來牌為宜,情願吃虧,而不願使人家確定你所聽之張;因為一經被人確定,是萬無“生”理的。

advanced-floating-content-close-btn至尊麻將城APP

開始配桌

立即註冊

魔龍機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