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將技巧 - 如何拆搭子|麻將APP規則

實用麻將技巧-如何拆搭子|麻將手遊APP規則

開打之後,時常會發現搭子有多,在這時候,便會發生究竟拆哪一個搭子的問題。而拆搭的優劣與胡出的可能性關係甚大。十三張牌可有六個搭子(每兩張成一搭),多餘的一張也有用處,如一對六筒加一張五筒,或二、四、六萬與三萬在一起,都可以使十三張牌有無從打起之感。

一般來說,拆搭子可依下列的次序而分先後(這裏說的是一般原則,純粹是以本人的牌不吃虧為主,不計算生熟張及上下家的牌;因此在牌桌上,必須隨時根據實際情況加以更改);

如有相同進張的搭子應拆一搭。
如九、八萬及五、六萬在一起,應先打九萬。如遇五萬或八萬進張,可造成一對及一搭,倘若全副雖多搭而少對,也應考慮及此(如先打八萬,則僅有九萬可兜對,五萬來即損失一搭或一對)。如九、八、六、四萬,毫無疑問應打九萬。
拆邊張搭子。即應先打么、九,後打二、八,如抓進三、七,尚可留住。
拆對應在拆嵌檔搭子之前。
嵌檔搭子(即一般俗稱的中洞),尤其是嵌二嵌八,是上好的搭子,比對子來得好;嵌檔可以有四張牌進張,對子則僅兩張牌,此理甚為明顯。但對子僅一對時,或雖有兩對,但一對為番頭牌,如中、發、白之類,則應先拆嵌檔搭子。前者留之做麻將,後者則防中、發、白來碰。
先拆對後拆嵌檔搭子的另一理由,是使下家不容易上張,打下去的兩張牌是一樣的,當然“胃口”較弱,而拆嵌檔搭子則此張不吃,下張便可能被吃進(注意,么、九對子亦同此理)。
拆兩頭搭子時,先後應為三、六與四、七,再二、五、八,然後一、四及六、九。
如發現所有搭子均為上好的兩頭搭子,則與邊張有關者最劣(如三、六,四、七),與么、九有關者為最好(如一、四,六、九),此理甚明,不必細講。
如有附帶搭子,則先拆單獨的搭子。
當十三張牌張張有用的時候,應先拆單獨的搭子,如五搭之外,有二、四、六萬,則應拆五搭中的嵌檔搭子,方不致吃虧。因為事實上,只需要五搭即可胡牌,而原來已多一搭,如打二萬或六萬,將要吃進其他搭子時必需又拆一搭,那時候將又有一張牌完全無用。所以,不如預先拆去一邊張搭子或嵌檔搭子一對,這樣便不致於在第二個機會上有一張牌無用,況且可進張之牌數,在打一張多餘的牌時也不崐吃虧。
在拆單獨的搭子時,同時應考慮釘下家的張,不給下家有吃牌的機會。
上面講了拆搭子的原則,現在再講拆搭子的條件或情形:

可進的張子有幾張?
即使是二、五、八萬的三上張搭子,有時也許不及邊七筒的搭子,因為事實上可有下面的情形:八萬上家一碰,五萬自己可以暗杠,而二萬下家一碰,七筒則見一,同時六筒莊家明杠。也就是說,二、五、八萬僅有兩張牌的希望,而邊七筒倒有三張牌。在這種時候,就應拆二、五、八萬的搭子,而留邊七筒搭子。
留哪一個搭容易進張?
譬如有兩個嵌檔搭子,一個是嵌四萬,一個是嵌四索,同時見一。這裏你便要想到另一個方面,就是上家如是在做索子一色,你的嵌四索就難有希望上張,應拆嵌四索,而留嵌四萬。如果上家並非索子一色,而打過三、五萬,那就應該留嵌四崐萬的搭子。
拆哪一個搭子才不致於便宜別家?
我們所以把這個條件放在最後,理由是假定你拆搭子的時候比別人早,這一副牌是應該取攻勢的。那末,這個問題便可在最後考慮了。否則,倘若下家比你搭子還拆得早,你就應該先考慮這個問題,然後才考慮上面的兩個問題。
在考慮這個問題時,假使下家做索子一色,你千萬不可冒險拆索子的搭子,因為你所拆的,十九恰是下家所千等萬等等不到的兩張牌。
在一般的情況下,你可以從下家所打出的牌中找到線索,而後才開始拆搭,務求所打出去的兩張牌下家都不要。最低限度,兩張中的一張是釘張子——十拿九穩是下家不要的。
在牌面上有對對和的嫌疑時,就不宜先拆邊搭,因為么、九是最容易碰出的張子。
拆搭子的考慮是否至此為止了呢?
不。
以上所講的拆搭子的原則和條件,不過是分析利害關係,而最要緊的一點還沒有談,那就是形勢。

打麻將正和作戰一樣,知己知彼,方是上策,所以得看清形勢。最顯著的形勢是時間。
時間早的時候(就是牌豎起不久,大家才打了三四循的樣子),么、九搭子是上好的,因為么、九在這時候大家都要打出來;時間遲的時候(那就是已過十二循以上之後),么、九搭子就未必好了——倘若是已見多張,那便所餘無幾,倘若仍未見面,那便是人家有對或有坎,決非容易進張的搭子。牌腳愈長,搭子便愈熟愈好,尖張不尖張可不必顧及,人家肯打不肯打,是首先需要猜測的問題了。

不要把希望寄託於自己摸牌,因為四家的機會總比一家要多。任何一個麻將技巧幼稚的人,都不會在牌將抓完的時候打一張沒有見過面的生牌(事實上固然有,然而究非常有)。

說到這裏,還要作一個說明:拆搭子有時可拆半搭的,如二、四、六萬,打二萬是打六萬;又如兩張一筒,一張二筒,打一筒還是打二筒?甚至於是三、五、六萬,打三萬還是打六萬(當然更容易遇到的例子是,一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八筒,打一筒還是打八筒;或一、三、四、五、五、六筒,打一筒還是打五筒)?

這種例子差不多都是在牌可聽或將聽時所常遇到的。

在這種時候,便需要不但觀察已見於臺面上的牌,還應該猜測到沒有看見的牌——在人家手中的和可摸的牌。
究竟哪一個搭子比較容易進張,或者究竟哪一個張子比較容易胡?要做出正確的判斷,就需要做綜合的考慮。
倘若打這張牌一定有人胡,就不必打,有去無來,不必嘗試。
如果打這張牌雖無問題,但所留搭子難以上張,那便要考慮換打另一張牌有無危險。
打另一張牌雖有幾分危險性,然而所留的搭子極容易上張,況且那危險性未必是被胡;否則,就決計打另一張牌。
同時,還可以做如下考慮:假使有此上張,我便可以打那一張——預先留一個餘地,以防可能的變化。
在面面顧到之後,僅衡輕重,估量利害,方拆搭子,這才是求和之道。
要記住:任何一副牌都有可能既控制人家又留出自己的生路,其關鍵在於自己的設想和籌畫周到與否。

advanced-floating-content-close-btn至尊麻將城APP

開始配桌

立即註冊

魔龍機台